无敌

(本小故事纯属巧合!)

我,这时正拄着拐棍缓慢地在路上走着,对于我这个专业的选手而言,这简直就是一种非常大的污辱。

“这膝关节早已损坏的非常严重了,即便彻底恢复,也不能再运动过量了”。

病人的一席话,摧毁了我一直以来坚定的信念,多年以来我一直小心地保持着“超级”这个称呼,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彻底失去这个能力。

回到家,应对妻子的关怀,这不仅让我更狂躁,在自尊心的驱动下,我毫不客气地赶跑她,将自己锁上到了房间里。

我明白这是一种懦弱的表现,但网球对我而言真的是太关键了,就像我性命中的一部分。

我庸庸碌碌地躺在床边,或许是还不肯面对现实,只能依靠疼痛感来让自己保持清醒。现在基本上轻度地翻盘或是屈腿,膝关节处便会传出“咔”的声响,甚是脆响。

难道我要如第一任教练员那样,最后只能离去自己最重要的比赛?尽管我已经出名很久,早已不是一般的玩家。

昨晚一直睡的不是太好,糊里糊涂地就要睡了以往。槽糕!我没有给妻子打开门,她要是搞好午餐,却打不开门,她一定会很着急吧。算了吧,她应该光顾着气愤,一般不会再理睬我了。

我观念如果被吸入了谷底一般,任由我怎么样挣脱,也不能控制好自己的内核,最后彻底失去观念。

等着我再睁开眼时,我已经走在一条永远没有尽头道路上。两侧是我的回忆如跑马灯一般,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十二岁的那一年,针对网球我没有一个尤其清晰的认知,进到篮球社练习主要还是因为因缘际会。正是从那以后,也注定我和羽毛球的深厚感情。

其实我一直是一个攻击能力非常强的人,也正因为这般,我才能在第一单挑位置上攻无不克。但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我这样的性格并不是讨人喜欢的,因此初中三年我一直孤身一人。

回忆起曾经的快乐时光,打球动机仍是那么单纯,输与赢对我而言彻底不是事,最主要的是享有打球所产生的快乐与影响。

那时的我还真的是纯粹,即便教练员并未对我趋之如骛,大多数都是他在反复练习,我依然觉得十分快乐,只需站在赛场上,我便可以称之为王。

当十五岁时,我也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大转折。在高一的第一个学年,我就由于精湛的球艺被篮球社选为,自此以后便开始了丧心病狂的专业培训。

拥有教练的悉心教导,我水准无穷大于专业运动员,坚信高中时毕业那一年,我一定可以进到岗位足球队。

现在的我已经将殊荣当做了一种炫耀自己的资产,彻底忘了自己打球的初心,为了能享有他人对我钦佩,我变得更加狂妄自大,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是十分好笑呢。

遗憾造化弄人,一场猝不及防的意外,我就被流放到最边远垃圾学校,而那时候的我但是才十六岁罢了。

我至今都没忘记在步入社会的那一天,那些曾经惹恼过的同学们,成群结队来对我们开展冷言冷语,这都是我自找的。

对未来迷茫和失去了进到岗位足球队所产生的严厉打击,要我一度想放弃打球。而半年之后,我第一次走入老旧的足球场,还只因为授课的具体内容真是太无聊。

“你喜爱打球吧,要是你愿意,就帮我来门将吧”。

学校体育场馆原本有一个大爷看管,他看我为了打球废寝忘食的样子,便要我为他在这儿独守,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

此后,风雨兼程、日复一日地和不一样的人交锋,仅有在不断地实战演练当中,我才能真正的找到自己的那类激情。

每每只剩我一个人时,我都要独自一人做强化训练,总而言之避免浪费任何时候都可以。如今最主要的,是能克服乏味的日常生活,打球本身就是自身和自己的作战。

但随着赛事频次的提高,我发现了真正的高手都是在民俗,有好几次我都输的一败涂地。

我渐渐气愤,逐渐脱离现实,我相信自己才是无敌的存在,完全无法接受事实。

以致于有半年的时间,我信心彻底被击败,我不想坚信高山以后全部是高山。

以至于在与朋友PK时,总会下死手,好像仅有用这种方式,我才能催眠自己,我永远是很强的那一个。

盲目的自信所带来的必定仅有摧毁,若想抵达无敌之境,当以意识到自己的柔弱,仅有放弃那一份纯真,我才能够真真正正获得新生。

至于我究竟是怎样明悟的,现在的我只能算是人生工作经验吧。不经历如何放下,不愿试着,又如何进步呢?

以后的日里头,我渐渐考验顶级的职业玩家,不断磨炼着他的信念与球艺,直到的水准达到一个不可企及高峰。

可以这么说一路走来,我付出过平常人理解不了的艰辛和时间,如今就冲医师的一句话就能彻底否定了我的全部勤奋?

不,并不是这样的,我究竟到底为了什么去打球的?是为了荣誉?还是想要影响力?亦或别人的认可,和台下的欢呼声?

望着眼前的飞过的美好回忆,我不禁感觉有些搞笑,我从什么时候,也渐渐变得欺世盗名了啦?看起来这种情况,还需要问自己。

果真人一走上巅峰,就越怕失去。由于不小心坠落,等着我的就会成为无底深渊。

忽然,一道光辉闪起,每一个记忆的碎片烟消云散。等悠悠转醒时,我已经躺在妻子的拥抱里边。

“你咋进去的”?

妻子一指放在桌面上的锁匙,这倒要我另眼相看,想不到这丫头居然还挺精明的。

“我进去时你早已睡熟了,如何,腿还疼吗”?

“嗯,好很多,遗憾之后不能打球了”。

妻子轻抚我脸孔,温婉地说道道:“没事的,你们可以教我打球啊,更何况我明白你一定不会老老实实听医师话的,你那么喜爱网球,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放手的”。

我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觉得再一次被妻子看透。

“就数你最聪明伶俐,正确了,我球袋衰落灰吧”。

“并没有,就放在了老街坊,你可是有天天都擦的”。

一次,我不再是一个人,即便失去一条右脚,我有肯定坚定的信念。

况且世界上没有什么超级,但凡是赛事就一定会有胜负,而修习乃是无穷无尽的。当翻过一座高山时,还能够踏遍那永不终点世界。

而那么一点点的难题,就大跨步的迈过吧。跌倒了也无所谓了,站起来再来一次就行。周而复始,人生本就如此。

网友评论
第3方评论代码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