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手飞燕

作文题记:2015年7月6日,陆军作战第21方面军某特种作战旅特战三连在海拔高度4700米雪域高原机构武装力量伞降训练时,突发性两伞相插特情——连长吴建的伞衣与战士职业水生物岩的伞衣牢牢地盘绕在了一起。在只有保护一伞的千钧一刻,吴建自愿放弃飞掉主伞和开启备伞的机遇,坚决和小水伞衣分离出来,悲剧急速坠落,壮烈牺牲,年方30岁。吴建的故事在营区里外引起剧烈反响,《伞魂》《他把微笑留给蓝天》《飞去的伞》等缅怀文章内容,在人民日报网、中国军网、搜狐网等600多家网址发布,网民发帖子、回帖达120多万人次。在英烈玩家回到故乡路上,江苏省如东县1三万名人民群众自发性手棒花,拽着“迎接英雄回家”“英雄一路走好”等条幅前去吊丧,缅怀这位用青春撰写担当的特战连长……

一、“成为一名特种部队,就要像狼一样有勇有智。”

挑选当特种兵,来源于吴建年少时的英雄情结。从吴建听话起,他最钦佩自已的祖父。爷爷是抗战英雄,他憧憬着有朝一日也能像祖父一样上前线当英雄人物。吴建热衷体育运动、传统武术,初中毕业生即进到体育学院学习培训。17岁的时候,已经上高中他获知驻扎地招兵的消息后,沉寂在心间的士兵理想一下子被唤醒了,悄悄的瞒着父母报考应征入伍。“成为一名特种部队,就要像狼一样有勇有智,非战则已,战则必胜。”这也是吴建入伍后写上笔记本电脑尾页上得话,是他精武强能当“狼头”的不懈向往。

那一年数九寒天,吴建所属旅参与“蓝红”对抗演习对局僵持。通过集智科学研究,旅长王炳军打出一张手里的“金牌”——由特战三连对“敌”指挥中心执行破袭,给“敌”心血管致命一击。

“诱狼行为,逐渐!”黎明时分,在天寒地冻里集结待命的特战三传送到战斗命令。野外指挥中心里,“群狼”集中化科学研究行动方案,大伙儿争取耳红面赤。“个人觉得,抄近道走大路,启动闪电突袭!”“那样不当之处,敌人一定会关键布防,闹不好就钻了敌人的袋子,导致全军覆灭。”做为“诱狼行为”的总指挥长、特战连长吴建已经是连续几天“脑没停、人没睡”,他立在作战地图前不断画写,不断斟酌行动方案。“此次行为,我们应该以不变应万变,打敌人个猝不及防!”晨曦微露,吴建揉成大麻花的面容总算伸展起来,他快速在作战地图上标明主要中心线——2个红色大箭标托着细细长长小尾巴,戳向“敌”指挥中心。

“路多远寸步难行,绕道了60公里。哎哟,我咋想不到呢!”特战三连指导员苏慧杰如梦初醒:“这一招够奸诈的,大同小异步步为营,毫无疑问够敌人喝一壶的!”行动方案确立,吴建率特战三连的士兵消退在茫茫夜色中。奇袭还不足5千米,忽然,六七级冷风包裹着满天的小雪花呼啸而至,给特战三连士兵出了很多难点。

60公里武装力量奇袭,军情一路持续。“风下雪急,连路也找不到,该怎么办?”“不太好,来到绝境上!”当行驶至贺兰山某地区时,前头勘测的路线几位特战队友发觉,部队在暴风雪中走丢了,被一处悬崖绝壁遮挡去向。知道消息,吴建出现异常理智,他细心对比地形图判断,折回绕道终将耽误战斗机,只有越过悬崖峭壁直插“敌”指挥中心。“嗷——嗷”子夜时分,伸手不见五指的戈壁中隐隐约约传出野兽低嚎声,令人胆寒。“不进狼穴,焉得狼子。快速攀崖,实行!”吴建临危不惧。这时候,几位脸色苍白、邋里邋遢的特战队友提前挺身而出,申请办理冲锋在前。“论攀岩运动专业技能,大家哪一个技术性比我好?我就是连长,我先弄!”吴建不明就里,马上背着绳子,三步并作两步,迅速贴近岩壁,身如飞雁往上攀登下去。不一会儿,特战三连抢“敌”一步翻过这处被称作“追魂崖”的峭壁,获得了攻击主导权。“连长你受伤?”这时候,护士小赵发觉吴建的作训服染有血渍。原先,吴建攀岩运动时,手肘跟膝盖上被碎石块划到了好几道血贷款口子。“一点小伤,用不着心惊胆战的!”通过简易捆扎后,吴建带上“群狼”再次奇袭。

“就近隐敝!”夜半三更,在吴建的领导下,特战三连士兵不露痕迹已摸到了距“敌”指挥中心不够1公里地区。然后,吴建领着侦查支队提心吊胆隐敝检索向前。“停!”侦查支队向前了还不到500米,吴建应急提示。原先他们通过冰天雪地足印敏锐地发觉,“敌人”设置权限游动哨和暗哨,“敌暗我明、局势不好,一个个解决毫无疑问赶不及,而一旦下手搞出声音,便会完全曝露。”“嗷——嗷”临危不乱,吴建再度效仿起狼嚎,想顺水推舟,发现军情。果然,不一会儿“敌人”搭伴向“狼嚎”方位而成。“上!”还没等“敌人”回过神来,吴建领着特战队友好似恶虎扑食般战胜了“敌”人。

进攻行为正式开始。“歼灭饿狼!”吴建下发行为命令。接着,他讯速领着侦查支队兵成绩路触到“敌”指挥中心二翼,如出一辙传出一阵阵狼嚎便于吸引住“敌人”,并四处射击搅乱“敌人”的分析。瞬间,“敌阵”阵脚大乱,而此时苏教导员率领的主要能量迅速直插敌阵,以迅雷不及掩耳端了“敌人”的指挥中心。直到“敌”回过神来于事无补,吴建早就领着特战三连士兵趁机消退在茫茫夜色中。

此次“诱狼行为”吴建一战成名。“战斗有奇招,招招打到‘敌’七寸上!”旅政委杨岳辉衷心感叹说:“此次行为,吴建立了头功,为全旅初战告捷彰显了主导作用!”

、“要想成为敌人眼里的恶魔、战士职业眼里的狼王,拼命也需要练就个样儿来!”

从特战侦察兵再从特战连长,13年以来,吴建用鲜血和汗水踩住了一串串精武强能的扎实踪迹,谱写了一名特战连长化茧成蝶、开拓进取的顽强担任。

2007年,吴建从人民解放军北京外交学院特战专业本科后,安排到某特战旅一营五连当排长,没多久的一次身体素质训练考评中,他便遭遇到了“滑铁卢大学”。那一天,营里机构5千米武装越野考评,本来想借机露一手的吴建反被远远地甩到了后边,“特战排长垫了底,有点儿不合情理!”此次考评给吴建“当头一棒”。痛定思痛,吴建重新思考自身:既然选择特种部队,就需要变成敌人眼里的“恶魔”、战士职业眼里的“狼王”。

“拼命也需要练就个样儿来!”从那时起,吴建内心憋足了劲。一上训练场,他便像脱缰的野马,拼命地考验本身极限值:练倒功,他人连倒5次痛得承受不住,可吴建连做二三十次才罢手;引体,吴建总是拉得自己连单双杠都握不住,手里磨起血泡钻心痛,用餐时连木筷都抓不紧;重量越野车,吴建衣着沙吊带背心,背着3支枪;他就分别往5名能力过硬的组长拜师,专业开展枪击、阻碍、武装越野、攀爬、战略等5个课目的加强训练。也正是依靠这类“拼命三郎”干劲,就是“摔”出实干精神。不上一年的时间,吴建如同变了个人一样,不仅仅灵活运用了伞降、阻击、深潜、工程爆破等20多种特战专业技能,还在全旅支队军人5千米武装越野考评中打破了记录;在手枪射击、狙击枪创打破记录比拼中,获得了100环的100分考试成绩,荣誉入役旅“天狼突击队”。

那一年3月,特种作战旅“天狼星”培训比赛进行了,通过层层筛选,吴建进到“恶魔地狱”一样的比赛考评。比赛之际,出任总教官的旅长王炳军就别具一格再来一个“下不来台”,整体队友重量25KG,奇袭20千米开展“热身动作”,长途奔袭刚刚结束,许多人累到瘫倒在地上。引体、武装力量攀爬、使用枪击等料目动态性连考连续进行,有几名队友实在受不了这类类似“非人的折磨”,现场申请办理退出比赛,惭愧地拉掉“天狼星臂章”。“即便再苦再难,只要是有一口气在,我便决不放弃!”看着这几位队友离开身影,倔强地吴建直戳了当的说。但是,他人并不知道,3年以前吴建就因为过载训练得了骨关节炎。“天狼星”比赛的大抗压强度超负荷运动让吴建旧疾复发,每日训练,他只靠打封闭针止疼。

存活训练,在人迹罕至的戈壁滩上就近进行了。热浪滚滚的戈壁滩上,温度高达四五十℃。“上天呀,都快要将我们烤熟了!”“不太好,剩下来的水不多了!”队友罗存林高呼道,人人都知道没水意味什么,更不要说达到目标了。“不要慌,我有办法!”吴建明确提出:蛇血解渴。“有蛇!”说起来也巧,吴建话刚说完,一名特战队友便发觉10米以外,一条响尾蛇正直直地地环顾着新疆戈壁滩里的“闯入者”,时刻准备进攻。“当心,这也是毒蝎子!”吴建友情提醒。随后,他拿出短刀,一个箭步跃到蛇侧,一刀扎下蛇头,着手蛇身即给大家示范性蛇血解渴专业技能。

口渴了,舔露珠、喝蛇血;肚子饿了,找天蝎座、捉老鼠……对吴建而言,较难闯的“关”就是吃老鼠肉,当同行业的队友冯军亮捉来二只老鼠开肠破肚,并切下来鼠肉送至口中巧舌起来时,吴建从此禁不住,呕吐不止,连续呕吐四五回,直至肚子里从此没有什么可吐的物品。“听说老鼠肉是高蛋白食物呢,吃一块精神实质增长啊!”“刀头顶都敢舔血,难道还怕一块老鼠肉?”经过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吴建闭着眼逼自己把鼠肉送至口中咬合下去,总算过去了心理问题这一道“坎”。

通过一个月的血火、生和死的博击,吴建以优加考试成绩拿下了“天狼星战士”首要荣誉。在集训总结会议上,吴建说:“要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特战侦察兵,成功的道路可能会有千条万条,但我觉得努力是最主要的,这是最不可以缺少的力量之源。”

三、“吴连长是材料煅造的,训练下去不怕死!连长的顽强看得清,莫的见。”

“训练肯吃苦,战斗不要命!”谈起吴建,战友们一致这样评价。连长的顽强看得清、莫的见,留到他的身上许许多多20好几处疤痕就是很好的印证!

刚出任连长那一年,吴建领队实行侦查侵扰每日任务,快触到“敌”阵营时,反被“敌”侦查支队发现和包围着。应对兵戎相见的“敌人”,吴建大吼一声“跟我上”,带上突击队员猛打猛冲开辟通路,迅速撕开了“敌人”的首道防御系统。此次突击,让吴建的身上好几处“中枪”。战友们誉为:“那一次作战,连长一下子获得了5枚‘军功章’。”实际上,在吴建13年军旅生活中,类似这样的“军功章”他的身上高达26枚。

“吴连长是材料煅造的,训练下去不怕死!”战士职业刘伟回忆说,2013年初,吴建做为旅里参与军队特种部队比拼的种子队,迎战培训时不慎扭伤了脚,右脚踝肿得象馍馍,走路疼得他直咬紧牙。吴建去医院休养了没多久,就执意要康复,被医生拦了下去。第二天,吴建趁人不注意,悄然离开了医院门诊,并留有小纸条:“的身上要是没点伤,算不上达标特种部队,紧要关头决不当逃兵!”回归后,在训练闯进解救料目时,为了能隐敝接敌、出乎意料,吴建低姿匍匐前进,但是由于右腿尚不灵敏,脚部不小心被地面上显著的尖石划到了一条细细长长贷款口子,血水染红裤脚。但是他不得而知,直至抓捕最后一名“敌人”。训练完毕,前去处理伤口的大夫斥责吴建说:“为了能夺殊荣,你连命都不要了!”吴建却这样说:“这点皮肉伤算个啥,为了能咱特种兵的殊荣流一点儿血,值!”之后,这一条创口成了一道疤,再度荣耀留在吴建的身上。

“视殊荣高过性命,应对强手敢亮剑精神,吴连长是我最敬佩的人!”谈起吴建,战士职业罗存林讲的是这样一件事——

那一年,吴建赴土尔其参与特战部队联训联演。一天,参与水中特战进攻的世界各国特种部队技术骨干正往海边开拔。吴建作为我国参赛队的一员,也与这一群特战精英们一样,将要考验水中攻击最危险训练料目——“蛙人”潜水艇爬管。“蛙人”训练,需潜泳水中30米,将承担比地面上大4倍多压力。略有闪失,轻者耳朵穿孔,严重七窍流血、窒息而亡。在每次的训练中,也有不少国家受训学生自愿放弃了这些被称作“死亡之墓”的训练料目。

“该项训练料目有生命威胁,可不可以考验?”“汇报,我参加!”教练话刚说完,就听一声高喊,全部眼光直直地集中在一个脸色黝黑的我国特战队友的身上。这个人就是吴建!“你行么?”教练一脸怀疑。“本行!”吴建果断。他快速背好25公斤重的深潜设备,“吸溜”一下钻进海水里……伴随着潜水越深,体表温度不断下降,压力不断增加。抵达海底深处时,很大的压力导致吴建的耳鼓膜和心血管造成剧烈疼痛,眼睛有一种向外“蹦”的感觉了,造成视野模糊不清。虽然那样,他也是死死的盯住鱼雷管手机模拟器方位,害怕行驶偏移方位。吴建寻找鱼雷管手机模拟器,一把抓住“小鲨鱼”嘴,渐渐地挪了进来,黑暗、冰冷、髙压,一瞬间一齐扑面而来,一种不明莫名地能量牢牢地将其全身包裹。胸闷气短难耐,呼吸困难,恐惧随之而来。

{n}{n}

  呼吸、深呼吸,吴建加快了呼吸频率,身上的痛苦

网友评论
第3方评论代码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