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咆哮

3月25日星期五,中雨和大雨轮流出现。广州市黄埔区红山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理站负责人、副主任护士罗兰骑着电动自行车,穿着雨衣,带记者穿梭在社区的街道上。我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照顾了数百名临终病人。这条街的每个角落似乎都印在她的脑海里。没有必要观察何时前进、左转或右转。记者跟随罗兰走访了生命尽头行走的患者及其家属,并采访了行业专家,讨论社会如何更好地支持临终患者及其家属。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冯秋瑜

“生命末期评估表”:

让家人知道生命倒计时

据介绍,每次护理站收治一名终末期病人,罗岚都要和医生一起进行初步评估,按照终末期生命评估表进行评分,根据得分初步判断患者的生存期,然后召集家属召开家庭会议,让家属为即将到来的死亡做好准备。“这个打分准吗?记者问:这个打分准吗?癌症患者可以说是非常准确的。罗兰介绍,生命末期评估表是从摄入、身体生活、年龄、呼吸、神志、血压、脉搏、营养状态、器官状态、体温、尿量、水肿等方面对患者进行详细评分。准确评估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和老年患者的生存时间具有重要意义。一方面,它可以调整患者及其家属面对死亡的心理过程,帮助家属完成事件安排,使患者能够平静地接受死亡;另一方面,它可以帮助医务人员决定介入临终关怀的时间,更好地评估和掌握患者的病情,制定最佳的护理计划,提高临终患者的生存质量。”

罗兰接触了数百名临终患者。在这个过程中,她目睹了许多患者及其家属因不了解临终关怀知识而非常痛苦,家属也留下了许多遗憾。事实上,对于家庭成员来说,病人的死亡可能不是最不舒服的,而是过程是否痛苦。一些患者家属在授权教育后可以与我们合作,使患者在生命的尽头相对平静。”

去年11月,罗岚收到单案求助,76岁的李婆婆(化名)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鼻型多发转移。在过去的四年里,她接受了中国最好的治疗,但她仍然不可避免地走到了疾病的尽头。医生建议她回家休息。由于大量癌性坏死组织的堵塞和组织破坏,李婆婆的鼻子塌陷,无法正常进食通过从胃瘘滴入营养液来维持生命。她带了胃造瘘管回家,然而每天瘘口处大量渗液的处理换药、止痛贴的使用、监测血糖、使用胰岛素、翻身拍背等每样操作都令家属难以适从。在罗兰与李婆婆女儿的沟通中,她得知家人在治疗过程中充分感受到了患者的痛苦,也知道疾病无法治愈,不再接受增加疼痛的治疗,但医生没有告诉家人李婆婆的预期生存时间。

在处理了李婆婆造瘘的换药,并指导了家庭胰岛素的使用和翻身拍背等授权教育后,罗兰在生命末期评估表评估后给出了46分,这意味着患者的预期生命时间只有20多天。第二次上门时,罗岚和家人沟通:请给家人打电话,我要给你举行家庭会议。在家庭会议上,罗岚平静而清楚地告诉了患者家属她的评估结果。当时,一些家庭成员哭了,说他们认为她妈妈身体很好,可以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她不可能病得这么快。然而,罗兰明确表示,癌症的进展实际上是悬崖,进展非常快,病人的情况不如一天。如果没有专业的评估,家庭成员就不可能知道老人的生命只剩下20多天了。最后,家庭成员接受了现实,并根据罗兰的建议进行了一些缓解治疗和护理,包括伤口更换、芳香疗法、艾灸、清洁坏死组织;罗兰还建议家庭成员陪伴老年人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

护理站护士五次上门护理后,李婆婆的生活质量有所提高,但家人确实感受到了生命的枯萎过程:仅仅20多天,李婆婆从坐椅子玩手机到坐轮椅开始卧床,越来越瘦,最后死前昏睡,评估分只有18分。

罗兰再次召集家人开会,告诉他们: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准备一些老人失去的愿望,包括他们应该看到的人和最后一个地方的选择。家人们非常感激和合作。最后三天,罗岚联系了一家肿瘤医院VIP病房,提前准备入院,让李婆婆的家人陪她完成生活,明确告诉家人,最后没有必要给病人补液,因为在生命结束时往往合并肾衰竭,水不能排出,补液会增加患者的呼吸困难,身体会越来越肿胀。最后,李婆婆平静地离开了,她的家人在最后一次给了她最好的陪伴。

生死相安

安慰照顾者

从事临终关怀多年,罗岚还发现,与临终患者相比,对其照顾者的关怀有时尤为重要。这通常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群体,事实上,在照顾病人多年的过程中,照顾者的身心也相当疲惫。罗兰说:和平护理的标准是:生命有尊严,护理有质量,生死和平。在关注临终患者的同时,他们的主要照顾者也需要更多的照顾。”

62岁的陈叔叔在黄埔区红山街社区卫生中心安宁疗养中心病房里喘着气。罗岚告诉记者,陈叔喘气时发出了死亡咆哮,这意味着他的生命可能只剩下一周左右。随着死亡的临近,患者的口腔肌肉变得松弛,呼吸时积聚在喉咙或肺部的分泌物会发出咯咯的声音,医学上称之为‘死亡咆哮’。这时,如果用吸引器吸痰,往往会失败,给患者带来更大的痛苦。病人的身体应该翻到一边,头枕应该更高,这样他才能继续与家人交谈,或者安静地死去。罗岚在陈叔耳边呼唤陈叔,陈叔,同时轻轻地帮他侧身。

与此同时,陈叔的老伴罗姨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陈叔和罗姨很恩爱。2013年陈叔生病前,他们一起开摊卖衣服。虽然生活平淡,但他们也很幸福。2013年,陈叔叔突然看不见他的眼睛。当他去医院检查时,他发现自己患有脑肿瘤。肿瘤压迫视神经,导致失明。随着疾病的发展,高血压、糖尿病和高尿酸相继出现。特别是去年11月,陈叔叔骨折后卧床不起,多器官逐渐衰竭。谈起即将离去的老伴,罗姨边哭边告诉记者,虽有万般不舍,但她也不忍心再看到陈叔在家里被病痛折磨的样子。在安宁疗养病房,有专业的护理,他可以减轻痛苦。”

不久前,陈叔入院时,罗岚还看见罗姨抱着陈叔的脸亲吻。然而,陈叔的病确实让罗阿姨耗尽了九年的心力和体力,无法自支。

罗兰办公室的墙上贴着照顾者负担量表,包括睡眠不足、身体疲劳、健康受到影响、患者必须始终注意防范危险情况、影响社会生活等内容,让人感到同理心。在安宁疗养病房的支持下,罗姨终于得到了一些身体和情感上的喘息。

临终关怀还包括为患者家属提供悲伤咨询、授权教育和及时提醒丧葬准备。悲伤辅导不是从病人死后开始的,而是从病人死前开始的,这有助于病人的家人平静地接受现实,尽快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从罗岚的经验来看,如果临终关怀及时专业,患者及其家属在心理上会得到极大的安慰。

生命最尽头 家人能做什么?

我希望推广这个想法,让普通人接受这个想法,让病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尽可能少地遭受痛苦。罗兰说:晚(末)疾病的特点是:身体症状恶化,心理疼痛增加,精神负面影响加剧,身体无法忍受疼痛和其他不适,生存时间短。精神上的毁灭是难以想象的。” 罗岚表示,有些老人在临终时会很安详,犹如睡觉一般静静地过世,但也可能会出现不同的情形。

临终时,患者往往面临呼吸困难、吞咽困难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照顾者应该帮助他吸氧和喂水吗?当临终病人表现出不爱盖被子的状态时,照顾者需要盖被子吗?罗岚解释了上述话题。

没有必要帮助吸氧——老年人患有各种慢性病。由于疾病种类不同,老年人终末期的症状也不同,如呼吸困难和呼吸衰竭,使临终患者呼吸困难,或进气多,出气少。此时,给予吸氧是不合适的。患者已经失去了使用氧气的能力,此时给氧并不能减少这种呼吸饥饿。正确的方法是打开窗户和风扇,用小风扇吹到病人的脸上,缓解呼吸困难,给病床留出足够的空间。此外,使用吗啡或合成麻醉剂也是缓解患者呼吸困难和焦虑的有效方法。”

禁食禁水——临终患者吞咽困难,无法进食或饮用水时,家属用胃管喂食物和水是错误的。濒死患者不会感到饥饿。相反,饥饿可以产生酮体,可以减轻疼痛和快乐。此时,如果强迫进水,会引起呕吐,食物进入气管会引起窒息,引起患者疼痛。正确的做法是:禁食和禁水。”

没有被子——临终病人的皮肤感觉很冷,因为病人脱水,周围循环的血液急剧下降。此时加盖被褥保温是没有用的,绝大多数患者加盖一点被褥会觉得太重而无法忍受。正确的处理方法是不盖被子。”

听觉终于消失了——此外,临终患者濒死时,心电图呈一条线,呼吸和心跳停止,宣布临床死亡。然而,研究表明,如果脑电图,也可以放电5~因此,如果家属在此期间表现出疼痛,也可能增加患者的疼痛。一些临终病人首先消失的是视觉,而听觉最终消失。所以,不想让临终病人听到的话,最好不要说。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安慰:祝其安心,一路走好。”

生死摆渡人

让逝者被爱和温暖包围

癌症疼痛,各种管道,气管切开,压疮,糖尿病足……我们能做的就是症状护理、舒适护理、指导护士赋能教育,让患者在生命的尽头少一些痛苦和尊严。十多年来,罗兰带领黄埔区红山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理站照顾了数百名临终患者,荣获广州及周边地区安宁护理合作网络成员第一单位、广东省基层卫生协会培训基地、广州老年服务公益风险投资活动优秀项目等荣誉,医疗护理红山模式使其成为全国典型的医疗护理管理单位,它还吸引了著名大学的教授和研究生进行临终关怀的实地调查,并参与了《国家安宁疗养教材》的编制。罗岚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临终关怀的理念和方法传播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病人走上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罗岚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临终关怀的理念和方法传播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病人走上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2021年7月,罗岚被评为敬业奉献的广州好人。罗岚承认,之所以在这一领域投入这么多时间和热情,与自己的经历有关。36岁时,她失去了丈夫。我丈夫39岁时被诊断为肝癌,他没有任何症状,但已经晚了。我带他去省里最好的医院治疗,花了近30万元,但他只坚持了10个月。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几乎花了所有的时间进行消融介入。每次我从超声介入科出来,我都看到他脸色苍白,人又瘦了一圈,心痛至今无法释怀。最后,他拒绝做任何有创治疗,平静地公证遗嘱。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安宁疗护。当时老公跟我说‘你是护士,一定要传播这个想法,能帮助别人,不要像我一样过度治疗,过程太痛苦了’。”

在采访结束时,罗兰告诉记者:在疾病结束时,我们希望使用专业知识,包括最终判断、护理、整合社会学、人类学和医患沟通技能,让临终患者获得意义和尊严,让患者和家人有机会表达爱、悲伤和告别,直到生命结束被爱和温暖包围。”

网友评论
第3方评论代码
图文推荐